王子武-高雄字畫買賣、台北書畫買賣【翠峰草堂】

高雄字畫買賣-誠信可靠,專人收購中國各名家字畫、書畫、各式藝術品

王子武

王子武

字畫簡介:

作品(30張)

王子武,長安畫派代表人物,1936年10月生於陝西長安(今西安市),中學畢業後,於陝西省煤礦管理局、西北煤礦管理局、煤炭部西安辦事處及陝西銅川市文化宮工作。1963年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中國畫系。分配至西安市園林局,1978年調中國美術家協會陝西分會從事專業創作,後為深圳石油化學工業公司畫家。先後任職於陝西省美術家協會、深圳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等單位。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廣東省美協常務理事,中國畫研究院院委、深圳市文聯副主席,一級美術師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,國家一級美術師,王子武是傳統書畫界的傳奇。

擅人物、花鳥,偶作山水。畫風嚴謹而灑落,不拘成格,用筆用墨自具特色。作品曾多次入選國內外大型美術作品展覽並在多種專業報刊上發表,或被博物館、美術館、紀念館等單位收藏。

1988年中、法兩國聯合提名,請王子武作為中國十大畫家之一參加《首次國際拯救威尼斯、修復長城義捐拍賣活動》,王子武獻出了他的力作《蘇東坡》;

1991年,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海外播出了專題節目《中國畫家王子武和他的畫》;

1993年,榮寶齋為王子武的人物畫出版了《榮寶齋畫譜·王子武卷》;

1999年,中央電視台和中國美協合作,製作播出《國畫五十家》系列片,每人一集,其中就有王子武。

他身上有陝西人的執拗勁兒,但表現出來的卻是對外界、對他人無邊的諒解與領會,只要任何事情不干擾到他或少干擾到他,先生給人的感覺是他連多看一眼都不會,更不會發表議論。他不會逢場作戲,不會有意配合任何其他人組織的活動,他常常被請到一些場合,如請他講話,能講就講,如無話可說,就對著大家老老實實地說:“我不懂,我不會講。”連一句客套話都沒有。

有時候在一些書畫展覽上與王子武相遇,我們熟悉他的朋友就都會跟著他看,等著主人向他請教:“王老師您給我指點指點。”王子武往往半晌不吭聲,有些書畫家等不及了,就算了。若再追問,王子武像是面對一件很難的事情一樣,慢慢地、聲音低低地、遲滯地說:“好!好!……好!”他地道的陝西方言,連我聽上去都不知道是在打“哈哈”,還是在說“好”。

[3] 有的書畫家窮追不捨,非要王子武具體地說說,我曾經聽先生對一個書畫家說:“好!你……你這還是有辦法。”再無二話。畫家黃永玉先生,為人浪漫豪邁,來深圳辦展覽,黃老一直喜愛王子武先生,展覽開幕請王先生到場,聽說還當場給王子武揮毫畫了大畫。媒體記者採訪他,請他發表幾句看法,王子武緩緩答道:“我是來學習的,不是來評論的。”以下無話。

我的理解,倒不是王子武言辭吝嗇,是他對人對事有通透的理解。藝術純粹是個人的事,藝術家對其他人的意見未必就真能聽進去。自己領悟不到的,別人說也沒有用,自己能領悟到的,就無須他人說了。因此,王子武先生不願意浪費話語,更不願意說假話,也不願意給人表演,就常常選擇上面的表達方式。

執拗的性格就是懂得堅持、堅守的性格,有與生俱來的定力。一個藝術家、一個讀書人,只有有定力才能說得上有動力,只有懂得堅守才能懂得進步。王子武的藝術就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執著、純潔的堅守。他的堅守和執拗,不是僵化、死板的、被動的守候,而是清醒的堅持與守護。回望20多年來的中國美術界,各種潮流和表演花樣兒層出不窮,王子武絲毫不為所動,像農民對土地的感情、羊群對牧草的感情一樣,自自然然地堅守著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的精髓,“抱一為天下式”。對王子武先生來說,堅守、堅持、寂寞、冷清等等都不是問題,更不是難以忍受的、需要咬牙切齒的、需要滿懷怨憤的、需要付出什麼代價的問題。相反,恰恰是他生活和藝術的樂趣。

著名畫家,1936年10月生於陝西長安(今西安市)。1963年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中國畫系。1978年調中國美術家協會陝西分會從事專業創作,先後任職於陝西省美術家協會、深圳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等單位。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廣東省美協常務理事,中國畫研究院院委、深圳市文聯副主席。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,國家一級美術師。

推薦字畫

陳半丁

馮中中《出浴圖》

鄭孝胥-成扇